欢迎访问!
产品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产品下载 > 正文

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奖牌诞生记:五环“同心”同心归圆

发布日期: 2021-11-23浏览次数:

  10月26日,在“一起向未来——北京2022年冬奥会倒计时100天主题活动”现场,本届冬奥会与冬残奥会奖牌隆重发布。奖牌是冬奥会景观元素的重要内容,奖牌的设计既体现举办国的文化内涵与精神追求,也凝聚着设计者的巧妙构思和精彩创意。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奖牌设计蕴含何种理念?灵感来源何处?让我们走进奖牌设计团队,探索奖牌的诞生过程。

  北京2022年冬奥会奖牌,由圆环加圆心构成牌体,形象来源于中国古代同心圆玉璧,共设五环。五环同心,同心归圆,表达了“天地合·人心同”的中华文化内涵,也象征着奥林匹克精神将世界人民聚集在一起,共享冬奥荣光。奖牌造型质朴简洁,体现了北京冬奥会“简约、安全、精彩”的办赛要求,并与北京2008年奥运会奖牌“金镶玉”相呼应,展现了“双奥之城”的文化传承。

  奖牌正面中心刻有奥林匹克五环标志,周围刻有北京2022 年冬奥会英文全称(XXIV Olympic Winter Games Beijing 2022)字样。圆环做打凹处理,取意传统弦纹玉璧,上面浅刻装饰纹样,均来自中国传统纹样,其中冰雪纹表现了冬奥会的特征,祥云纹传达了吉祥的寓意。

  奖牌背面中心刻有北京冬奥会会徽,周围刻有北京2022年冬奥会中文全称(北京2022年第24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字样。圆环上刻有24个点及运动弧线,取意古代天文图,象征着浩瀚无垠的星空,人与自然的和谐,也象征着第24届冬奥会上运动员如群星璀璨,创造佳绩。奖牌背面最外环镌刻获奖运动员的比赛项目名称。

  奖牌挂带采用传统桑蚕丝织造工艺,冰雪底纹上印有北京冬奥会会徽、核心图形以及“Beijing2022”字样等相关信息。挂带选用红色,与中国春节文化特色相契合,表达对运动员的节日祝福。

  奖牌盒以大漆和竹子为主要材料制作,既突出中国文化特征,又符合“绿色办奥”和可持续性的理念。

  本着“两个奥运 同样精彩”的原则,冬残奥会奖牌与冬奥会奖牌选用同样的形象来源,设计一脉相承。奖牌正面中心刻有国际残奥委会标志,周围刻有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英文全称(Beijing 2022 Paralympic Winter Games)字样及金、银、铜的盲文。奖牌背面中心刻有北京冬残奥会会徽,周围刻有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中文全称(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字样。奖牌圆环上刻有13个点及运动的弧线。奖牌背面最外环镌刻获奖运动员的比赛项目名称。

  2020年5月,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奖牌设计方案面向全球征集后,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教授杭海与产品设计专业教师李文龙、首饰专业教师刘骁以及几位美院的学生组建了奖牌设计小组。

  设计小组在开展工作伊始便制定了基本策略:一是延续北京2008年奥运会“金镶玉”奖牌的玉文化概念。体现双奥之城的历史脉络。二是对奖牌形态进行创新设计,尝试多种形态的可能。

  杭海教授曾是2008年奥运会“金镶玉”奖牌的主创团队成员,他同小组成员分享了当年的创作过程,分析了历届奥运会奖牌设计思路,温顾了中国历史文化精髓,大家在热烈讨论之余开始追本溯源,寻找设计灵感。

  根据“苍璧礼天,黄琮礼地”的概念,李文龙、刘骁带领部分学生创作了以玉琮为基本造型的奖牌设计方案,尝试在形态优化与新材料的选用等方面有所突破。

  小组成员林帆受双环玉璧的启发,构思了两环同心奖牌草案。与此同时,小组成员高艺桐受古代铜镜上的同心圆启发,设计了三环同心圆环奖牌。

  杭海认为这是两个极具潜质的想法。之后,林帆阅读了大量同心圆环玉璧的文献,以殷墟妇好墓出土的五弦玉璧等为视觉来源,将外围圆环,设计成五弦造型,弦纹之间做打凹处理,以接近五弦玉璧的意象,表达与2008年奥运会奖牌“金镶玉”的玉璧形制的一致性,体现双奥之城的文化联系。据此,高艺桐提出,以中国古代天文图中的“七衡六间图”为视觉来源,体现日月星辰运行的动态意象,取名“五环同心”寓意“天地合·人心同”的人文内涵。

  经过反复研讨,设计小组确定了“五环同心”系列方案。此后又经过一个月的紧张设计与打样,最终在2020年6月底提交给北京冬奥组委八套奖牌设计方案。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个多月后,中央美院设计小组欣喜得到通知,“五环同心”方案入围!

  在北京冬奥组委相关部门的指导下,设计小组开始了紧张的修改工作。他们把四种纹样简化为两种,一种是祥云纹,与2008年北京奥运会核心图形祥云一致,体现了北京奥运遗产的延续性;另一种是冰雪纹,源自中国传统纹样中的冰梅纹,将梅花换成雪花,以体现北京冬奥会冰雪运动的特色,奖牌正面取意古代天文图,增加24颗星星及其运动轨迹,象征着浩瀚无垠的星空,也象征着冰雪健儿群星璀璨、再创辉煌。同时奖牌正面每一环做了起伏处理,以体现冰雪赛道的意象。

  另一方面,设计团队通过观看往届冬奥会影像资料以及对往届冬奥会奖牌的研究,发现与夏奥会相比,冬奥奖牌普遍偏大,这是因为冬奥会运动员服装厚重,奖牌过小,不够醒目。经过反复比对和实物打样、实际佩戴比较,团队将奖牌直径定在8.7厘米。奖牌的绶带长度也进行了相关测试,以保证运动员佩戴时的位置最合适。

  2020年十一国庆假期过后,根据设计小组建议,北京冬奥组委委托上海造币厂进行奖牌打样与测试工作。上海造币厂曾是北京2008年奥运会“金镶玉”奖牌的制作单位。这次冬奥奖牌的打样负责人谢欣锐工程师也曾是“金镶玉”奖牌的打样工程师。

  在冬奥组委的组织下,设计与制作两个团队围绕着奖牌的打样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切磋。比如,在奖牌表面质感处理问题上,设计小组希望奖牌表面有光泽,但要内敛一些;文字与纹样下凹雕刻,但要有镜面光亮,这样与表面柔和的光泽形成对比,易于识别文字信息。但这与常规造币的处理方式不一样,要么是镜面光亮,要么是哑光,要达到设计小组的要求,必须手工抛光。最后,上海造币厂本着精益求精的要求,攻克了技术难关,将端庄肃穆、简朴大方的北京冬奥会奖牌打造出来。

  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奖牌确定后,北京冬奥组委文化活动部副部长高天表示,“同心”奖牌彰显了奥林匹克精神和中国优秀文化的融合。

  作为冬奥文化景观重要元素之一,奖牌是对奥林匹克精神的礼赞,象征着运动员的荣耀,运动员佩戴奖牌是最荣光的时刻。高天认为,在北京冬奥会倒计时100天发布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奖牌很有意义,这标志着冬奥会筹办工作已经准备就绪,也意味着我们已经准备好迎接全球的运动健儿来到北京、张家口,让他们展示顽强拼搏的精神,赢得荣耀。

  年仅17岁的北京单板滑雪运动员刘正慧,看到奖牌后,显露出渴望的神情。她表示,奖牌意味着荣誉和肯定,能够在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上获得象征着荣誉的奖牌,是每个冬季项目运动员、特别是和我一样年轻的运动员的梦想。对残疾运动员而言,奖牌的意义更加特殊,每块奖牌都凝聚着汗水、泪水和血水。

  刘正慧说:“平时训练中,我们的残肢往往会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冲击力。特别是雪上运动,肢体残疾运动员在运动中要保持身体平衡,是很大的挑战,尽管如此,对成绩和奖牌的渴望一直是引领着我们不断前进、实现自我价值,展现残疾人运动员积极、乐观、向上形象的那束光、那份希望。在以往获得奖牌的那一刻,我感到特别自豪,作为残疾人运动员,同样能够站在领奖台上为国争光。”

  首届冬奥会法国夏蒙尼冬奥会奖牌的正面是一位冬季运动员双臂张开,右手持一双冰鞋,左手持一副滑雪板,背景是阿尔卑斯山山峰。背面刻着十四行法文文字:“夏蒙尼冬季奥运会,1924年1月25日至1924年2月5日,由国际奥委会支持、法国奥林匹克组织委员会组织。”

  1928年圣莫里茨冬奥会延续了首届冬奥会奖牌风格,正面仍是一位张开双臂的滑冰运动员,周围环绕着雪花。背面顶端是奥运五环,下面刻有“第二届冬奥会,圣莫里茨1928”的字样,两边是橄榄枝。

  此后的多届冬奥会奖牌都延续了古典、简洁的设计风格,背面都刻着当届冬奥会的举办信息,正面多是一位人物形象,融合冬季运动元素。其中1948年圣莫里茨冬奥会、1952年奥斯陆冬奥会、1956年科蒂纳丹佩佐冬奥会的奖牌中还融入了当届冬奥火炬的元素。

  1972年札幌冬奥会,冬奥会奖牌首次没有选择圆形,而选择了方形设计。尽管在形状设计上独树一帜,但那届冬奥会奖牌设计却非常简洁,奖牌正面是一条微微凸起的线条,奖牌背面刻着“第十一届冬奥会,札幌,72”的英日文字样。此类的多边形设计还出现在1984年萨拉热窝冬奥会(方形)、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六边形)上。

  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奖牌出现了镶嵌工艺,奖牌是经由手工制作,以水晶为原材料制成,上面镶嵌进金、银、铜。奖牌正面是奥运五环,背景为叠嶂的群山,奖牌上方刻有桂枝,下方刻有英法文的“第十六届冬奥会”字样。背面是素色水晶雕成的图案,有力的线年利勒哈默尔冬奥会奖牌同样使用了镶嵌工艺,奖牌采用挪威花岗岩作原料,表面镶嵌金、银、铜。

  1998年长野冬奥会采用了涂漆技术,即将漆涂在圆形的黄铜板上,运用泥金画、景泰蓝和精细的金属加工技术制作而成。奖牌正面是橄榄枝环绕的朝阳以及奥运会标志,背面是群山和那届冬奥会的标志。

  2006年都灵冬奥会采用了独特的镂空设计,中间有一块圆形镂空,使奖牌就像一枚奥林匹克戒指。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奖牌融入环保理念,奖牌采用电子废料中的回收金属制造而成,以提醒人们对环境变化的关注。温哥华冬奥会奖牌每枚重量大约达500至576克,是奥运史上最重的奖牌。

  2014年索契冬奥会奖牌采用极具俄罗斯民族风格的镂空设计,一边为体现金银铜奖牌属性的实心部分,另一边为银白色的镂空镶嵌设计,奖牌上绘有索契风光。奖牌正面实心部分刻有奥运五环,背面则是英文的比赛项目名称和索契冬奥会会徽。

  2018年平昌冬奥会奖牌正面左上方采用奥运五环图案,周围用充满活力的斜线填充,背面印有奥运标志和具体项目名称。侧面用韩文“平昌冬季奥运会2018”的韩文子音和母音环绕,凸显出立体感。 本报记者 邓方佳整理